目前专精家教2727文
长篇巨长 短篇也不会太短
贴吧ID也是这个
只更新完结的文章,所以不会有坑
每篇写完后都会做proofread,尽量抹杀错别字与bug
如果没有更新就是没在写
写完的文会一直连载到结束
偶尔分享自抓CD资源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4 (上)

4

四人在厨房里解决了晚餐,山本武承袭父亲的好手艺,即使配料很素的拉面也让人胃口大开。然而美好的晚餐依旧无法打破泽田纲吉的沉默,自从饭后他就再没说过一句话。于是泽田言纲只好承担起解说的工作,向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复述了一遍不久前的审讯结果,并强调了华彩酒吧的问题。

“那间酒吧有什么来头吗?我负责的是巴勒莫那边的事务,日本这边我有点赶不上节奏。”山本武的语气仍然轻松自在,即便在听到家族里也许有叛徒勾结敌对势力之后。

他们四人围坐在厨房里一张不大的圆桌边,在饭后另煮了一壶咖啡,边喝边商讨下一步的计划,他们的首领全程没发表任何言论,只是紧盯着手里那杯黑色的液体发呆,泽田言纲在叙述完必要的事情后,也...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3 (下)

纲吉朝言纲转过身来,右手握着那把银色的枪垂在身侧。泽田言纲神经紧绷地审视他,猜测他的下一个举动,但纲吉只是笑着用另一只手拉上他的小臂,对他说:

“走吧,去看看我们的客人。”


当泽田言纲再度回到客厅时,趴在地上的两具尸体已经不见了,客厅里没有开灯,太阳下山后屋里变得很暗。地板上的血和碎玻璃被清除得差不多,十分通风的环境迫使失去源头的血腥味很快散去。客厅里只剩下狱寺和山本两人,另外三个家族打手已经离开了。夜晚悄然降临,客厅里的温度愈发降低。离开温暖的厨房暴露到尖锐的冷空气里,令泽田纲吉冷不防地打了个喷嚏。

“我去换身衣服。”他对言纲交待一句便立刻跑上楼去。后者望着他消失在楼梯...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3 (上)

3


次日,泽田言纲是被急迫的饥饿感唤醒的。他习惯性地摸出手机,除了一条未读消息外,时钟显示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黑白颠倒的作息对他来说习以为常,但这个时间意味他已经超过一天没吃东西了,右手的胀痛已经很轻微,被疼痛掩盖许久的饥饿感终于暴露出来。他从床上爬起来,在贴身黑色背心外面套上一件条纹衬衫,换上黑色西裤。洗漱完毕后他下楼来到客厅。

泽田纲吉和狱寺隼人正歪在沙发上看电视,屏幕里发出新闻播音员刻板的声音。纲吉半躺着占了大半张沙发,聚精会神玩着手机游戏,不时抬起眼皮看看新闻里的热点画面,他似乎早就注意到言纲的脚步声,在对方下楼梯下到一半的时候侧头瞥了他一眼,然后又装作没看见似的继续与手机搏斗。...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2

这章字数还OK,一次性放出。

=======


2.

泽田言纲被狱寺隼人叫醒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银发的左右手还给他带来一块三明治,言纲冲那散发着刺激味道的食物皱了皱鼻子,没什么胃口地将之扔到一旁的床头柜上。

“怎么不早点叫醒我?”他看了眼手表,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了,比他预想的休息时间长了一倍。

“夏马尔说多休息有利于伤口愈合,我觉得在理。”狱寺隼人耸耸肩说,一脸无所谓地直视言纲投来的责问眼神:“刚才十代首领打电话来,说打给你的时候你没接,这才找到我。他跟山本武一起过来,差不多夜里九点到机场,是时候准备去接机了吧?”

言纲马上按开手机,确实有通未接来电显示在屏幕上。居然睡死到连电话铃...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1(下)

夏马尔医生的公寓在并盛市中心的一片住宅区中,距离并盛中学只有两个街区,他每天步行去学校的医务室上班,让自己那辆11款的保时捷停在院子里落灰。尽管白天的工作稳定轻松,但夏马尔主要的经济来源是靠夜间上门拜访的伤患,这让他有足够金钱来维持对跑车和女人的长期爱好。

狱寺隼人带着一幅欣赏的神色,打量着夏马尔客厅墙上张贴的一幅幅香*艳海报,半*裸和全*裸的女人,还有从杂志上剪下来的搔*首弄*姿的模特。

“你真是把意大利男人的劣*根*性全都搬过来了,夏马尔。”狱寺手里拿着烟,慢慢走过每一张图片,对着一个发出诱惑笑容的女人脸吐了口烟雾:“你家里活像个*色**情*美术馆。”

“哼,你可别被吓着了,亏你还当...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1(上)

【黑手党AU,现实风,严肃向,剧情向,你们懂的内容

全文23万字,共16章


——谨以此文纪念我受伤的大拇指


1.1

夜色将河对岸的城市灯火衬托得明亮如昼,把人迹稀少的河道这边衬得更加漆黑静谧。一弯新月和寥寥星光成了照在并盛郊野树林与山地头上的唯一光源。

大片脱落的榉树和栗树叶将崎岖不平的山路铺成厚厚一层红黄相间的地毯,在微风拂动下窸窣作响。万籁俱寂的林间小道上,一辆严肃的黑色雷克萨斯靠边停着,车边立着一间老旧的守林人小木屋。夜晚的沉静,将屋内传来的咒骂与冲撞声放大了数倍,年久失修的木地板在屋内的骚动下发出令人不安的嘎吱声,却丝毫没能干扰坐在车里安静吞吐烟雾的男人。

他坐...

[2727][长篇] 漩涡 Epilogue

尾声……也发不出来!我到底写了什么!

是不是LOFTER最近加强敏感词筛查了呀

外链:https://shimo.im/docs/2Il7w4yrT94CiLIb/


这篇我也发在兔窝了→点我

=========

写在后面:

谢谢各位太太的支持,这篇20万字的东西终于发完了!几位太太的长评让我好开心!

这篇文章并不算出色,因为它过长的时间跨度,让我自己都不记得以前的伏笔是要干嘛的了,后面的剧情是在前面基础上重新构思的,这也决定了它的局限性,但我依旧将它填完。故事的结局可以说算是好的,但它仍留下一些悬念,以及一些令人不安的线索。我试图将每个角色写得有血有肉,原著向的文章从基础上就...

[2727][长篇] 漩涡 Act.25

Act.25 The Inheritance

 仍然有蜜汁敏感词→https://shimo.im/docs/HYwpEfy55agwp7jW/

LOFTER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这是整篇最后一章!

[2727][长篇] 漩涡 Act.24 The beginning and the End

我不知道这么正经的一章为啥会有敏感词,于是直接上链接了,影响阅读体验不好意思!

石墨文档→ https://shimo.im/docs/BeiqcSopbh80xIGv/


另外,还有两章完结,目测明天全都放出来,谢谢大家

[2727][长篇] 漩涡 Act.23

Act.23 Confrontation

门外传来的一声巨响令入江正一整个人顿时紧绷起来。他还不想转身确认外面发生了什么,即使头顶上的三排显示器全部没了影像,黑白雪花图像用刺耳的白噪音彰示他对整个基地的把握已经粉碎。而由于建筑严重损坏,部下的通讯设备也抵达不到他的主控室。与外界失去联系的他看起来只能任人宰割。

晴之玛雷戒指因为过度使用产生的高温刺痛着他的手指,如今这枚被密鲁菲奥雷视为珍宝的首饰之一也帮不上什么忙。他自嘲地扯了扯嘴角。

主控室大门轰然洞开。随着声浪的痕迹,坚固建材制成的自动门已然在他身后粉碎,听上去像是被人一拳打穿的。入江正一转过身来,坦然注视着一齐到来的六人。

“啊,欢...

1 2 3 4 5
© 天空的遗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