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专精家教2727文
长篇巨长 短篇也不会太短
贴吧ID也是这个
只更新完结的文章,所以不会有坑
每篇写完后都会做proofread,尽量抹杀错别字与bug
如果没有更新就是没在写
写完的文会一直连载到结束
偶尔分享自抓CD资源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16 (Finale)

16

 

黑色轿车驶离位于巴勒莫郊外的私人机场,往彭格列总部的宅邸进发。下午三点,天空阴沉沉的,降下零星的雨点,滴在黑车的外壳上汇为细流。街边不时掠过几家正在营业的商铺,红绿配色的各色装饰装点在门面和橱窗上,预示着不久后即将到来的重要节日;灰色地砖铺就的路面不一会儿便被罩上一层暗色的水迹,越来越密的雨滴也打湿了店门口开始装饰的圣诞树。

开车的黑发西西里人从外衣里取出一盒烟,恭敬地递给副驾驶位的家族二头目,后者对他摆摆手拒绝了,一双金红相间的冷漠眼眸照常看向窗外。

“戒了。”泽田言纲说。

“哦,对,我听说了,”司机略带歉意地说道:“你一个多月前伤到肺,现在还没好?”

“我还想多活几年,法比奥。”对方言简意赅地回答他。法比奥没有再说什么,认真把握着方向盘,将那盒烟又塞回口袋。两人沉默了十几分钟,在轮胎碾过马路的规律响声里,泽田言纲像是想起了什么,对法比奥侧过头说:

“你在总部都做些什么?”

曾经的职业杀手摆了下手,“如你所见,帮头目开车、处理些小事情。刚进来的人都得从头做起,当个称职的小弟。”

“但报酬并不多,你也乐意干下去?”家族二头目用陈述事实的语气淡然说道。

法比奥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随后转头继续直视挡风玻璃外的路面说:“确实,比起干老本行,当个无足轻重的手下要少赚很多钱,可也安逸得多,至少不用随时害怕丢了命。”

泽田言纲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眼里没有一丝波澜,焰色虹膜在灰蒙蒙的阴天里清冷下来,“你知道——斯佩德死了,如果你想离开家族,我会帮你跟首领说。”

对方从鼻子里发出嗤笑,似乎对他的话将信将疑。

“恕我直言,先生,”法比奥坦率地讲道:“既然发过誓,我就不会轻易退出。我知道,你根本没这么好心,恐怕离开家族的第一天我就会变成尸体吧?不好意思,我宁愿一直领这份微薄的薪水,在家族的保护伞下活命,也许我以后还能被提拔,谁知道呢。”

言纲沉默了一会儿,才接上他的话说:“如果我想杀你,十月底的那天晚上你就已经死了;而且就算你身在家族,也没什么两样,家族内的人想做什么事谁也说不好。”

“是啊,你说的是。”法比奥连连点头,脸上露出不甚明显的困惑,“我本以为,你们那天利用完我就会对我来一枪呢。”

泽田言纲若有所思地错开目光,重新望向窗外的街景。几排茂密的树木一闪而过后,露出几家并排而立的店铺,他们正经过一座安静的小镇,下雨让道路湿滑起来,一些没带伞的行人匆忙在人行道上奔跑起来,躲进路边的咖啡厅或商店里。店面繁复的圣诞装饰、橱窗里摆出的圣母像、闪亮的丝带和门上的槲寄生,让整个镇子都显出热闹的节日气氛。突然,一家店吸引了他的注意,店门外摆着高大的淡粉色圣诞树,装扮瑰丽。

“在这停一下。”他对旁边的司机命令到。

法比奥在街边停车,撑起伞护送他的二头目下车走进店铺。这是一所家庭经营的花店,不算宽敞的店内精心摆着各式鲜切花和花篮,五颜六色的花瓣上仍汪着水滴,新鲜挺拔、娇艳欲滴。当泽田言纲俯身查看瓶子里的切花时,店内走来一位年轻的女店员小心地问他们需要什么。

也许是因为两人漆黑的装束,也许是当地盛行的黑手党传言,在泽田言纲转头看她的时候,这位女性脸上顿时显出一丝惧意。对于陌生人看到自己的反应,他早已习惯,不过是因为那双瞳色诡异的眼睛;这是个黑手党经常光顾的小镇——它地处巴勒莫市区和家族总部的必经之路上,因此人人都知道那个“彭格列首领有双会燃烧的眼睛”的著名传说,显然它与实情相去甚远——他并不是首领,那双眼睛也只是颜色奇怪些罢了。

泽田言纲没有理会店员的紧张神态,径直对她提出要求:

“我要你这里所有的红玫瑰。”

女子像是吓了一跳,颤巍巍地向他确认:“所、所有的?您确定?那可会非常、非常多。”

“对,所有的。”他简单重复道,然后对法比奥使了个眼色,对方小声嘀咕了一句便加入了女店员,开始与她一同分拣店里卖的红玫瑰。

在另外两人手忙脚乱地将这些带刺植物剪下根部的尖刺,用包装纸捆扎成一束一束时,言纲走到橱窗边,望着外面渐大的雨势发了会儿呆。店里混合着各种花香,最明显是玫瑰和百合,两种甜腻的香气令他突然回忆起伪造葬礼的那天,只是这里的玫瑰是天鹅绒般的红色,而不是寂寞的纯白,正散落一地等待包装。

他并未将突然到访通知纲吉,不希望纲吉为了来迎接他而推掉一天中的任何事务,经过一个多月的漫长等待,他哥哥一定会亲自来接机;此外,提前告知无疑会破坏惊喜——即便他们每天都通话。自从回到意大利后,泽田纲吉每天都会给他打电话,在每天中午的时候(也就是西西里的清晨),像闹钟那么准时,一来确认他的健康状况,二来互相汇报两地的事务;即使远隔两地,纲吉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听之任之,而是对他在日本一个多月以来的全部活动了如指掌。而他也确实没闲着,斯佩德事件在日本的地下世界引起了轩然大波,首先他要亲自出席各种黑手党家族聚会,证明自己确实还活着,其次,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带领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对家族在日本经营的所有项目与生意熟悉了一遍,作为两人继任的重要条件;此外,斯佩德仍有余党潜藏在日本和意大利,他又花了几天时间揪出这些人并予以惩处。

当事情基本解决后,时间已经走到圣诞前夕,他决定回到巴勒莫看看纲吉,不到两个月的分离竟令人难以忍受——此前他在日本度过没有纲吉的五年时光,是如何耐过来的竟无法想象。一旦尝到有所回报的爱情,便会令人贪恋更多。有时他会在难以入睡的夜晚打给纲吉,那正值午后的巴勒莫是首领最繁忙的时间,无暇谈论更多,他所渴望的仅仅是纲吉的一句话,一句简单的爱的承诺,聊以慰藉寂寞的身心。想到这里,他不禁愈发迫切地想要看到纲吉漂亮的脸庞。这时法比奥走到他身边打断了缥缈的幻思。

“都弄好了,先生。”这位前杀手站起来比他还要矮一些,一脸不耐烦却态度恭敬地向他汇报,“我帮您搬上车?”

言纲点了下头,拿过他手中的伞,替两人挡着雨,送那位神经紧绷的女店员将花束一捆捆地搬到车上。深红色的玫瑰很快填满了后座和后备箱,他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沓厚厚的钞票塞到女店员的上衣口袋里,然后转身上了副驾驶。那位店员赶忙掏出票子,还没数到一半便来敲他的车窗。泽田言纲只得将玻璃调下一半。

“先生,用不了这么多。”她抽出一半钞票,面带尴尬地在他窗前晃了晃。

“拿着吧。”他冲女子浅笑一下,再度将窗子关严。

 

雨点噼啪打在首领室背面的落地窗上,令室内人不得不提高谈话的嗓音。阴雨天让泽田纲吉提不起精神,在签署完最后一页文件,将桌上的纸张整理成一叠后,他撂下钢笔疲倦地打了个哈欠,下意识地看了眼对面墙上的古老挂钟。六点十分,标志着一天工作圆满结束,他可以不用再理会家族顾问的叨扰,将其他事情留到明天待办。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Reborn从侧面的写字台上站起身,将首领刚刚过目的那叠文件仔细收到自己的公文包里,看着纲吉将桌上已经凉掉的咖啡喝空。

“今天还有位客人要见你。”Reborn不经意间说道,好像是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有人来?”纲吉差点将嘴里的咖啡吐回去,“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以为可以下班了呢!”这意味着今天又要加班——一小时或两小时,视对方的委托难易度而定——他的顾问绝对是故意在跟他过不去,时不时地为他设置工作障碍几乎成了这位顾问兼老师的唯一消遣。

Reborn面对他想当然的迁怒无奈地清了清嗓子,“话说在前头,这可不怪我。是那家伙自己要求等你下班后再叫他的。”

“什么??”泽田纲吉不由自主地抓乱了头发,“这人是在找茬吧?这种下雨天里我一点都不想加班啊!”

顾问捋着鬓角的绻发,对首领的小规模爆发不以为意,平静地说道:“人已经等在门外了,你要继续这样发牢骚呢,还是赶紧接见他快些了事?”

纲吉只得一脸任命地在桌子后面重新做好,收起几秒前的夸张神色,展现出首领的端庄姿态,“好吧,只有一个人对吗,Reborn?如果让我看到外面排起长队来绝对要罚你这月的份额。”

“当然只有一个,”Reborn不禁对他皱起眉头,“我也想尽早下班,阿纲。”

他的话无法唤起首领的任何同情心,纲吉朝他走去开门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但他的神情马上转变了——随着首领办公室沉重的双开木门被打开一扇,出现在门口的那个人影令泽田纲吉瞬间呆愣住。

泽田言纲依旧是一身黑色正装,黑色西装外罩着黑色长大衣,将金红色双眼衬得更加明亮。他走进屋时,对黑衣顾问点了下头当做问候,后者对他迅速微笑了一下,回头对仍坐在桌子后面目瞪口呆的首领说道:“你们聊吧,我走了。”之后,Reborn从言纲进来的那扇门里走出去,将门板在身后牢牢合拢。

家族二头目回头看着他离开,才将目光转到办公室正中的首领身上。对方脸上的惊愕慢慢化为惊喜,半张的嘴巴逐渐完成一道美丽的弧线。他看着纲吉,嘴角也挂起一抹微笑,向那张有着百年历史的桃木桌走去,雨声改过了鞋跟踩在大理石地砖上的清响。

泽田纲吉不约而同站起身,从桌子后面一路小跑过来,将他们之间不到十米的距离缩短为零,然后奋力扑到泽田言纲的怀里。

“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他紧紧环住对方结实的身躯,将脸埋在言纲的颈窝,含糊地埋怨道。泽田言纲在他身后收紧手臂,用力拥抱心爱的首领。

“给你个惊喜。”言纲安静地说,大口呼吸着纲吉发丝间的味道,混合着洗发露、咖啡和香料的熟悉气息,仿佛将心底空白已久的空洞一点点填满,带给他深深的满足感。

“你该早点进来,我以为又是Reborn在耍我。”纲吉用一贯的责难来掩饰内心无比的喜悦,而言纲轻易便听出他话里的愉悦。

“不能打扰到首领工作,”他把纲吉推开些许,让自己能够看到对方明亮的笑脸,“但我真的很想你,纲。”轻柔的话语带动了纲吉眼里的波光。

“我也是,我也想你……”他哥哥点点头认真告诉他,言纲不等他再次强调便迫不及待地吻住他,他们重逢后的第一个吻甜蜜无比,散发出浓烈的情感与火热的渴望,像两个走失的灵魂重聚到一起,用亲吻将之熔化然而再度合二为一。纲吉嘴唇的味道依然如故,却仍像首次品尝般每每带给他新的体验,刺激着他全身的感官,他是如此爱他,而他也如此爱他,他们就像从未分开的二重身,同一人的两个侧面,却又庆幸拥有彼此的存在与陪伴。

简单的二人晚餐过后,纲吉拉着他的手将他带到自己的卧室门前,言纲哭笑不得地嘲笑他这么急着上床,这个带着色情意味的双关句让纲吉瞬间红了脸。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整栋房子里能独处的地方就只有卧室啊!”他的首领高声争辩道。

“所以你不想做了,是吗?”泽田言纲装出一副失望的表情,乐此不疲地嘲弄他可爱的哥哥。

“才不是——”纲吉深吸一口气冲他瞪大眼睛:“随你想干什么!我要回去休息了!”

然后他气呼呼地打开卧室的房门打算冲进去,然而已经迈开的一步却迟迟无法落到地面,因为——眼前的一幕令他忘记了思考、忘记了活动,甚至忘记了呼吸——他的卧室被红色的玫瑰花淹没了。

首领卧室按纲吉的喜好,装修成简单朴素的风格,但此刻却被华丽的红色花海填满,地板上,桌椅上,茶几上,沙发上,床头柜上,更不用提挤满整个地面的玫瑰花枝,将原本的素色地摊盖得严严实实,整个屋子几乎难以下脚,甚至连床上都撒了一层玫瑰花瓣,火一样的红色花瓣仿佛将白色的墙壁都染上了一层迷人的红晕,确实只能用被花“淹没”这个词来形容。这毫无疑问是童话中的场景,此刻却变为了现实。

泽田纲吉双手掩住不自觉张大的嘴巴,眼里控制不住地泛起泪光。

“如何?”他弟弟从背后环上他的腰,在他脸上轻啄了几口,得意洋洋地问。

纲吉怔怔地靠在他肩头,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舌头,“这、这也太浮夸了吧!你要我拿这么多花怎么办??”

“我不知道,”泽田言纲事不关己地继续亲他,“这是我送你的,你想拿它们怎么办都行。”纲吉脸上顿时露出难色,面对这种可以令任何女人炫耀一辈子的场景,他哥哥竟然真的在思考该如何处理这些花——令他不禁莞尔。

“你该不会把整个花店都买下来了吧??”纲吉大惊小怪地问他。

“差不多。”他简单地回答。不愿继续在门口等待,他托起纲吉轻巧的身子将他抱起来,从铺满地板的玫瑰花中小心翼翼地开出一条路走到床边,将纲吉放躺在床上,床单上密布的花瓣顿时将他的首领包裹入红色的海洋,馥郁的香气霎时盈满两人的鼻腔。言纲将厚重的外衣脱掉随意扔到地板的花丛中,跟着爬上床,将试图从花瓣中起身的瘦削男人重新按躺回去。

“别动,”他低声对纲吉说:“让我好好看看你。”

他哥哥果然听话地躺在那里,任言纲在他旁边躺好,支起身子悬在上方脉脉地,陶醉地无声注视他。纲吉桃红色的脸颊在他赤裸裸的目光下愈发红润,被深红的花衬托得精致诱人,汪着水幕的蜜褐大眼不时眨动,睫毛纤长状若羽扇,令他看得着迷。

最后彭格列首领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

“唔,也许可以全部晾干,或者找人种起来。”纲吉赧然笑道。

泽田言纲一时没搞清他的意思:“什么?你还在想这个?”

“嗯……你从没送过花给我,我可不想扔了它们。”纲吉在他身下嗫嚅道。

“好像是。”他突然恨起自己从前的疏忽,“以后我还会送别的给你。怎么样?你喜欢吗?”

“当然了,我好喜欢,”纲吉不禁笑出了声,伸手爱抚言纲的侧脸,“但比起这些花,我更喜欢你。”

“只是喜欢吗?”言纲故意抬起一侧眉弓。

“不是喜欢,是爱,”纲吉笑着说:“我爱你。”

“没错。我爱你。趁着它们还新鲜,不如——”言纲低头深情地吻他,慢慢蜕去他身上的衣物,玫瑰的芬芳将纲吉的身体映得更加诱人,白玉般的肌肤罩上一层醉人的粉红。

他不由再次欣赏首领的面容,那张百看不厌的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

 “言,”纲吉在他唇边轻轻呢喃,温暖的吐息如盛夏的晴风,“言,别再让我等你了。”

“绝对不会,”泽田言纲捧住他的脸温柔笑道:“你是首领,我都听你的,嗯?”

“嗯。”纲吉用力点头,嘴边的笑容扩大开来,搂上言纲的脖子再度亲吻他。

 

 

Fin.


写在后面:谢谢各位的大力支持!《死角》全篇到这里就结束了!

其实这篇最初的设想只是个短篇,不知为何就写成了迄今为止最多字数的小说。一开始只是想写言纲手伤而已==,结果牵扯出这么多事我也是佩服自己。这篇尝试了新的写作风格,希望大家看得还开心,如果有时间从头到尾连着看一遍节奏就会非常紧凑了,毕竟主要事件从发生到结束只过了10天。

这篇的结局似乎略显仓促(主要因为后来学校事情太多没时间写小说),一些想交待的东西还没交待清楚,如果出本的时候还有精力的话可能会扩充一下最后两章……只是可能!本人最满意的章节是开头和13、14。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的点赞和推荐,希望喜欢这篇文章的朋友们持续关注我的lofter,后续会放出新篇预览和本子信息,如果还有精力的话会写写短篇(不过我假期要搞毕业论文大概没啥时间)。欢迎各种形式的留言、评论、勾搭!身为作者,读者的反馈永远是我继续创作的动力!手动鞠躬


评论(13)
热度(31)
© 天空的遗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