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专精家教2727文
长篇巨长 短篇也不会太短
贴吧ID也是这个
只更新完结的文章,所以不会有坑
每篇写完后都会做proofread,尽量抹杀错别字与bug
如果没有更新就是没在写
写完的文会一直连载到结束
偶尔分享自抓CD资源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8 (上)

他向旁边下意识地伸出手去,却并未触摸到想象中的温暖身体,手掌平落到略微发凉的床单上。令人失望的现实促使他睁开眼,金红双色的眸子花了一段时间才聚上焦,室内一片昏暗,他漫无目的地盯着唯一一盏打开的壁灯,不禁疑惑几时才会天亮。过了几秒他才猛然记起自己的处境,他睡在一间地下套房的卧室里,太阳的起落完全影响不到这隔绝于外界的房间。他瞬间清醒过来,快速从床上坐起,突然的动作让他惊觉头部很重,昏沉得好像一夜未眠。随即他找到了原因——一股难以言说的干渴在喉咙里蔓延,同时酸液尖锐地烧灼着胃壁,夹杂着隐隐的饥饿感——再加上昏聩不清的头脑,两耳中回响的杂音,他十分确定自己前夜摄入了不少酒精。

泽田言纲一时回想不起原因,但他绝不会无缘无故把自己灌醉,出于职业需要他必须时刻保持警觉,而酒精过量绝对是杀手的禁*忌。他不记得昨晚有没有换衣服,也不记得是怎么进门的,更不记得他哥哥如何面对自己的醉态——但他身上除了内*裤之外的衣服已被尽数扒下,随意扔到了地上。在确定卧室里只剩他一人后,泽田言纲从床底下散发着酒味的凌乱衣服堆里翻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惊异地发现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于是他从卧室的衣柜里随便找出一条休闲裤套上,着急地推门来到客厅。门板突然撞开的声音吓得沙发上的男人浑身一震。泽田言纲略带尴尬地看向半躺在整张沙发上的泽田纲吉,后者在见到他的瞬间,便涨红了脸别过头去。言纲不断尝试重构昨晚的经历,却什么也回忆不起来,他愣在原地半张着嘴,犹豫着是否应该直接向他哥哥询问事由,但纲吉一看到他就反应如此强烈,令他不得不去反思自己昨晚在酒精作用下对纲吉做了什么。又是一阵无功的思考后,他放弃了内心斗争,径直走到纲吉面前,伸手扳过他通红的脸蛋。

“你、你能不能先去穿个上衣——”泽田纲吉几乎是立即冲他喊道,再次不得不面对他,令对方的脸更红了,像轻触即破的熟透番茄,细长的睫毛随惊慌眨动的圆眼不断忽闪,这幅画面令言纲顿觉他的宿醉还不是那么糟糕。他哥哥将头枕在沙发一侧的扶手上,整个身子平躺着,一腿曲起一腿垂到地面,引他心生扑倒过去的冲动。

他俯身贴近纲吉的脸,戏谑地讲道:“紧张什么?你又不是没看过。”

纲吉咽了咽口水,低下眼皮仍不去看他,嘴上却转移了话题:“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泽田言纲扬起眉弓思忖片刻,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立刻摆正语气对他哥哥说:“不对,Reborn说上午十点要开会,你怎么没叫醒我??”

纲吉一把拍开他的手从沙发上坐起来,跟他保持住一段距离,才不悦地开口回答他。

“是,Reborn来找过你,我把他轰走了,”纲吉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我一点都不想看见他,特别是在他把你灌醉之后——”

“Reborn?我变成这样是拜他所赐?”言纲不明所以地重复道,被他哥哥气愤的嗓音覆盖:

“——别打断我!他分明就是想找茬,考虑到你昨天醉成那样,他又要你早起去开会!”

他不禁又试图回想昨天晚上的经历,他们出去伪造凶杀现场,在学校等待法比奥打出那一枪,看着警察把他的“尸体”抬走……之后呢?他们又去哪儿了?

“我昨天几点回来的?”他问。

“昨天?”纲吉冲他翻起眼皮,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这段话:“那是今天的事了,你直到快天亮才回来。你什么都不记得了是吗?哈,那可真轻松,因为今早不得不面对Reborn那一长串质问的人是我不是你!”

“质问?质问什么?”他茫然听着他哥哥无来由的指责。

“就是——该怎么说,他问我们的事。”纲吉放低音量,依然咬牙切齿地吐字,然后猛地回头面向他:“你是不是跟他说了什么?啊?”

言纲不解地看着他哥哥光火的表情,丝毫想不出任何导致他发怒的线索。他弯腰坐到纲吉身边,小心揽过他哥哥的肩膀:“到底怎么回事?我什么都没说。”

“什么也没说?难道是他凭空猜到的?”纲吉皱了皱鼻子反手将他推开,“离我远点,你身上酒味好重。”

言纲听话地往旁边挪了挪,决定先不去违抗他哥哥的指令,他急于想知道家族顾问到底如何把他们首领惹成了一只炸毛的猫。

“你就直接跟我说他问了你什么,行吗?”他尽量沉下心来安抚道,纲吉无缘无故的迁怒令他开始烦躁起来,加之宿醉导致头上灌了铅般沉重,间或引起阵痛,令他想要马上究清这个问题然后冲到浴室把脑袋淋湿。

“他、他问我——他问你是不是……”纲吉咄咄逼人的口吻逐渐弱下来,连音量也愈发减小,直到他用小到听不清的声音羞红着脸咕哝了一句什么。

“我听不见。”言纲不耐烦地说——也许他语气有些强硬,纲吉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他沉默了一秒,然后冲着他的脸突然爆发出一句怒吼:

“他问你是不是上了我!”

泽田言纲被他的话惊得一颤——对于猛然提高的音量或是令人瞠目结舌的内容,他迅速平复震惊的表情,但瞬间加快跳动的心脏仍私下暴露出他的惊慌失措。他突然间开始怀疑纲吉的猜测是对的,也许他确实跟Reborn说了什么,却被他那段完全空白的醉酒记忆深深掩埋。他若有所思地将垂到眼前的头发抓到后面,故作镇静地问道:

“那你怎么回答的?”

“我还能怎么回答??既然他都这么问了!”纲吉依然没好气地埋怨道,显然他强装出一脸漠然的态度对他哥哥来说是莫大的刺激:“……而且是很肯定地在问,就像他早就知道了还非得从我口中听到一样。绝对,绝对是故意的。”纲吉叹了口气,又小声加上了一句。

言纲思索片刻,只得说:“那也没办法,既然他都知道了。不过他应该不会到处乱说的,放心吧。”

泽田纲吉显然不相信这个说法。他哥哥一把攀上他的双肩,用力地来回摇晃起来:“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告诉别人!他绝对会告诉老爸!然后老爸会告诉妈妈!然后、然后怎么办?他们会发现他的两个儿子是同性恋,而且还搞到一起了。妈妈会怎么想?她会又伤心又生气,绝望地自问为什么他们的儿子不能像别人家的一样,正常地找个女孩子结婚,然后给她生个孙子什么的……而且、而且万一家族里其他人知道了,我这个首领还怎么当下去!啊?如果狱寺君知道了他会怎么想?还有山本、还有迪诺师兄,他们要是知道了可怎么办——”

“你冷静点,纲,”他抓住纲吉的手臂,费力地固定住,试着让他放手:“你不是让我离远点吗,怎么自己还贴上来了?”

“我不管!”纲吉最后猛推了他胸口一下,让他一下陷到沙发靠背里,然后跨上他的大腿将他紧紧按在沙发背上:“都是你的错!一定是你跟他说了什么……或者表现出了什么,让他心生怀疑,所以他才带你凌晨去喝酒,好套出你的话。嗯,一定是这样。”纲吉自言自语般地推测,而言纲惊慌地发现他哥哥的推断完美得毫无瑕疵。

对方发烫的手掌按在他胸前,面色凝重地思考该怎么让家族顾问保守秘密的同时,言纲却被他跨在自己身上的姿势分了心。他头脑昏沉地听着纲吉顾自跟他抱怨这些一时间无法解决的问题,对方身体的热度直接袭上他赤 Luo的上身,双手在他胸膛胡乱敲打着,慢慢点燃他心底的余烬。言纲敏捷地擒获纲吉的手腕止住他动作,随后强制将他的双臂背到身后,顺势把他整个人收进怀里,不顾一切地压住了他的嘴唇。

纲吉显然没准备好接受这个吻,他试图挣开言纲紧固在他背后的手,将胳膊伸出来,但他弟弟的力气显然更大。言纲半闭着眼对他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然后强势侵入他微张的口中,扫荡一番后才满足地放开。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干这个!”他的首领在重获自由后立刻抗议道,伸手抹了抹嘴唇上的痕迹,用谴责的目光瞪着他。

“干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难道你想现在就结束这些?” 纲吉消极逃避的态度让他有些恼火,言纲微眯起眼,瞬间冷下来的语气让对方不由得畏缩了一下。

纲吉愣了一秒,随即否认道:

“当然不是,”他咬住下唇,眼神灰溜溜地从言纲逼人的目光下逃走:“我怕……我只是怕Reborn会告诉别人,你知道那影响不太好……”

“你觉得跟我在一起不光彩?”言纲阴沉地问他:“是吗?”他抓住纲吉的手腕慢慢收紧,对方立刻呈现出吃痛的表情。

“我不是那个意思,”纲吉使出请求的语气,试图掰开他的手指挣脱出来:“我在想,或许我们应该小心一点,比如,呃,别在白天做那种事……”

“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天是你主动到我床上来的。”言纲诘责的目光从半闭的眼睑下直射出来,令纲吉顿时停下与他抗争的动作,心虚地低下头。

“我……又没想到会发展成那样……”他哥哥眼神飘忽地看向别处,嘴唇紧紧抿成一道线:“我只是不想更多人知道这事。”

“啊,所以你后悔跟我上床了?”言纲松开他的手腕将他往一旁推去,冷冷地问:“如果更多人知道我们的事,你会怎么样?你要离开我?”

“不是这样,言,我怎么可能离开你。”纲吉赶忙凑上前去,捧起他的脸,“只是,这来得太突然了,或许……以后,我们可以慢慢让他们知道……如果有这个必要的话。”

纲吉结结巴巴的慌乱解释顿时让他心情好起来。再也掩饰不住提到嘴角的笑意,他让刻意紧绷的表情放松下来,搂过纲吉细长的脖子,言辞清晰地告诉他说:

“没关系,我会确保Reborn不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你放心。”

“你真有法子管住他吗?”纲吉将信将疑地问,但眼里却早已放出喜悦的光芒。

“废话,你当我是谁。”言纲用十分自信的口吻回答他,满意地看到纲吉对他投来崇敬的目光。虽然他并不认为恶劣的家族顾问会将这种事随便乱说,但两人难免要展开一场意味深长的谈话。在他琢磨以后该如何质问Reborn将他灌醉的事实时,纲吉出其不意地在他嘴上轻吻了一下,将他瞬间带离了这个难题。

“现在可以继续了,嗯?”他低声调侃道。

纲吉红着脸瞪他,然后从他腿上站起来坐到一边,小声嘀咕着:“算了吧,你浑身都是酒味。”

“啊,好,我去冲个澡。”他一脸扫兴地看着纲吉,从沙发上站起身往浴室走去,半途停下回头对他哥哥说道:“你要不要一起?”

“不、不必了!”纲吉马上摇头坚定地拒绝到。


TBC

过节这两天要停更啦 下周见!

评论(6)
热度(21)
© 天空的遗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