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专精家教2727文
长篇巨长 短篇也不会太短
贴吧ID也是这个
只更新完结的文章,所以不会有坑
每篇写完后都会做proofread,尽量抹杀错别字与bug
如果没有更新就是没在写
写完的文会一直连载到结束
偶尔分享自抓CD资源

[2727][长篇] 漩涡 Act.7

Act.7 The Lineage

“其实我从以前就想问了,你为什么要加入黑手党呢,言纲?”纲吉转过头,看着正坐在沙发上一脸惬意地喝咖啡的男人。

早上熹微的阳光将他的侧脸柔和了几分。

“唔,家族使命,难以抗拒呀——”言纲将杯中的深色液体一饮而尽,然后站起来将杯子放到一旁的办公桌上:

“尤其是摊上这么一位负责任的家庭教师时。”

“Reborn?”

“嗯哼。”

“是他命令你去当黑手党的?”

纲吉问。他端起一直摆在自己面前的那杯咖啡——和言纲那杯一模一样,还是皱了皱眉头,又将它放回茶几上。他一向不喜欢这种苦涩的饮料。他不禁开始后悔刚才言纲问他想喝点什么的时候自己却回答说随便。

“都说了是家族使命,就算他不拿枪指着我让我当彭格列首领,我自己也会去的。”言纲重新做回办公桌前,捏起钢笔,开始每天的例行工作:批公文。

纲吉饶有兴致地看他一脸任命地对着那摞白花花的文件纸。他寻思着也许自己这个傲慢的弟弟也只有工作时会露出这种表情了,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窃喜。

“是吗,那当初直接告诉我事实不就好了,一瞒就是十多年,还真有你的。”他嗔怪地对言纲说道:“不觉得良心不安吗?”

“啊,谁叫你那么单纯,听到黑手党这个词都要吓死了。”言纲不以为意地回答:

“我可是为你的心脏着想。至于瞒着你这些事——毕竟你还不是家族成员,把全部都告诉你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Reborn也反对。还有就是……”他将视线从纲吉身上移开,落回到面前的纸面上。

“什么?”

“……算了,没什么。”

“你居然对Reborn言听计从。”纲吉一针见血地指出来。

言纲愣了一下,然后皱了皱眉:

“谁说的。只是在对某些事情的处理方面他比较在行罢了。”

“是这样吗?”

“……”

“……”

“喂,你不会要一直监视我工作到晚上吧?”

“嗯?我有妨碍到你么?”纲吉认真地看着他。

言纲英俊的脸庞逆着光,仿佛剪影般倒映在他的视网膜。纲吉喜欢这样盯着他看。即使到现在他仍然对现状有种奇妙的不真实感,他身处最强黑手党基地的最深处,而一个月前他还只是杂志社的一个供稿人。目前他和言纲住一起,生活很闲,而且不用为生计担忧,和狱寺,山本等守护者的关系也还算融洽,当然除了云雀。

言纲侧过脸来回应他的目光。

“某种程度上……的确妨碍到了。”他若有所思地说。

染着火焰的英眸仔细扫过纲吉脸上的每一寸肌肤,后者带着疑惑的眼神站起身来,走到他的办公桌前。言纲笑而不语。

“你耍我吗,言纲。”纲吉有些不悦地说。他刚想转身走开,不料却被对方隔着桌面拉了回来。

“纲吉,你知道吗?”言纲握起他的一只手,貌似欣赏着那白皙的肌肤和纤细的骨节:

“对我来说,你就是最大的诱惑。”

纲吉眯起眼看着对方一脸可疑的邪笑,感觉后背有些发凉。

“什么嘛,居然说这种话。”他不想去看言纲那双变得愈发炽热的眼睛,而是坚定地甩开了拉着自己的那只手。

再次坐回沙发上时,纲吉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脸红到了什么程度。

 

“你还真是纯情到了可笑的地步。”言纲语气中的得意感明显得让人没法无视。他向后仰靠在椅背上,观察着不远处的纲吉脸上丰富的表情变化:“明明早就不是孩子了。”

“哼,我宁可纯情也不要变得像你这样。”纲吉用满脸看色狼的表情回应对方。

“啊,真想不出若是你坐在我这个位置上,会是什么样子。”言纲望着高悬的天花板,声音有些悠远的意味。

“我才不要。”纲吉用坚定的语气回绝。

“哦?如果是家族使命所迫呢?”言纲追问下去。

“怎么可能会有那种家族使命啊,普通人的家族使命最多是振兴产业什么的,继承黑手党家族这种事,为什么偏偏在我家遇到了呢。”纲吉吐了吐舌头说:

“如果有人逼我那么做的话,我也许……会逃走吧。”

 

言纲依旧没有看他。纲吉也同样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为什么?”他的弟弟问道。

“嗯?”

“为什么选择逃走?”

纲吉看着言纲仰望天花板的身影怔了怔,然后低下头。

“因为……我也许承担不了那么大的责任。”他轻皱眉头说道:

“原本,我从小就很废柴,无论学习还是运动都很差劲,而且做事总是出差错。这样的我连基本的个人生活都只能勉强维持,更别提当什么黑手党了。这个只会在电影里出现的名词一旦在我的日常生活中现身,我兴许会吓得魂不守舍吧?当首领什么的,更是连做梦都觉得不可能。而且……”他转头看了看言纲:

“黑手党,意味着要做出格的事吧?”

 

“嗯。”对方沉默了一刻,应道。

“……所以说,我做不来的啊,黑手党首领什么的。”纲吉不太舒服地笑了笑。

几个月前,当他目睹言纲满手是血地回到家时,才真正了解到黑手党社会的可怕。尽管面前的言纲只是平静地在批公文,但他明白,在那些被签上首领之名的薄薄文件纸的背后,有多少是涉及到沾满鲜血的人命?

虽然言纲从不向他透露每次任务的内容,但有时纲吉能从其他守护者的谈话中大体猜测出,那些大大咧咧的守护者们并不像言纲那么守口如瓶,相反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把纲吉当做家族成员之一了,因此并不对他避讳这些话题。资金操控,社交集会,非法交易,家族吞并……黑手党的活动无外乎这些,但每项都足以令他心惊胆战。

就好像在不知不觉中,他早已深陷一个黑色泥泞的漩涡之中。

 

“纲吉。”

不知何时言纲已坐到他身边,唤着他的名字。纲吉侧过头,注视着这个黑色世界里至高的存在,他的孪生弟弟。

“纲吉?”

见对方迟迟没有反应,他不禁又叫了一次。

“嗯。”纲吉在喉咙里轻轻应了一声。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言纲的口吻平静。

“什么?”

“如果当初继承彭格列的人是你,我猜你的反应差不多就会是那样。”他习惯性地扯了下嘴角。

“什么……如果是我?难道说有那个可能性么?”纲吉一脸不以为然地说。

言纲沉默了,纲吉没有去打断他。他似乎正费力地组织着语言,或许是用来揭穿一个惊天的事实。纲吉没有去做过多猜测,将时间留给身边那人。

“纲吉,如果彭格列真正的十代继承人应该是你……”言纲抿了抿嘴唇,他脸上的神色是纲吉从未见过的。仿佛极艰难的抉择。

“开什么玩笑。你是说如果……”

盯着纲吉看了一会儿,然后言纲下定决心般的改口道。

“不,不是如果。原本的彭格列十代就应该是你。”

 

“别说了,你哪根筋搭错了,”纲吉不顾一切地否定道:

“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啊!”

但从言纲那凛然的双眸中他却读不到一丝像是开玩笑的感情。

 

“从一开始,该坐上彭格列首领之位的人就不是我,而是你泽田纲吉。”

 

“别说了!”

纲吉无意识地摇着头,好像是想要甩掉刚刚涌入头脑的那些话语。那些如针尖般的词句刺痛着他的鼓膜,连同心脏都开始疯狂地鼓动起来。

“不……不可能……”

 

“是真的。”言纲说。

 

有一个瞬间,纲吉感到眼前的景物全都是幻觉,它们相互翻搅在一起,抽象成了一副诡异的风景,如同龙卷风在他身边咆哮袭来,身边一切事物的色泽角度全然失真。

那感觉好像回到了四个月前当他第一次听说言纲是黑手党时的情景。与上次不同的是,此时没有血迹,没有伤痕,没有黑暗笼罩的房间。

“我只是觉得,该把十五年前的事告诉你了。”言纲耳语般的嗓音依然富有磁性,他伸手按上纲吉颤抖的双肩。那单薄的触感令他不敢用力。言纲将他抱紧,轻轻安抚着。

“没有人会强迫你做什么,纲吉。听我说完好吗?”

他怀里的褐色脑袋微微地点了一下。言纲微笑着揉了揉那头柔软的褐发。

“言纲,是不是因为这个,你才一直瞒着我黑手党的事?”纲吉的声音有些发闷。

“一部分是。”

纲吉没有作声,等待他的下文。

“我曾经做过一个决定,在你我都很小的时候。”言纲轻声开口。

“在你去意大利之前?”

“嗯。你知道评判一个彭格列首领的基本标准是什么吗?火焰的纯正度。我们利用各自不同属性的火焰来做战,而首领的火焰必须是极为纯净的,是可以包容其他各种属性的火焰。那就是彭格列首领代代相传的天空之焰。我们虽然继承了一世的血统,然而却是双胞胎,因此需要在我们之中挑选一个最适合的。那时九代首领来到日本专程测试我们的火焰纯度。”他说着,收紧拥抱纲吉的手臂:

“结果是,你的火焰纯度更高,因此你应该是继承彭格列家族的最佳人选,纲吉。”

被叫到名字的男人在他怀中颤了一下。

“我记得那个老爷爷来过家里,手里会变出火焰的,原来他是来选择下一代首领的么?”纲吉喃喃道。

“是的,按规定被选中的人要去意大利接受长期的训练。然而那时候你正在生病,身体状况很差,我想,这样的你怎么可能担负得起十代首领的重任呢?所以我向父亲提议,由我来代替你的位置。或许因为两人的火焰本来就很相似,父亲便去向九代商量,九代便也同意了。但是我却不得不离开你,不被允许和你联络,就连母亲亡故也……我知道因为我这个自私的决定让你受了很多苦,但我并不后悔。”言纲的脸上染上愁容:

“纲吉,我本希望你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下去,与黑手党永远脱离干系,我也一直都在为此努力着。但是,有个叫密鲁菲奥雷的家族出现了,他们的首领白兰拥有超乎常人的能力,仅凭彭格列现有的实力,要跟他抗争只怕很勉强。而且他来到了日本,更重要的是他见过了你。

“那个白兰,果然是大人物啊。”纲吉想起不久前与白兰那次心惊的会面。

“因此才把你接来基地,免得被对方抓住把柄——Reborn是这么说的。之前我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也是为了以防万一,那时我不方便解释这些。”

纲吉的思绪飘到了阔别十五年后的突然相见——虽然并不愉快,之后这家伙就冠冕堂皇地住到自己家里,并引发了接下来一系列的事情。

“是这样啊。”沉默了一会儿,纲吉简单地总结道。

“嗯,现在想想,当时我还是做对了嘛,谁让你是个不负责任的家伙。”言纲有些轻佻地说。

“你说谁不负责任啊。”纲吉没底气地抗议道,挣扎着从对方的怀中逃出来。

“不过,也许你才应该成为彭格列真正的十代首领,我只是个半吊子。”

“怎么会?言纲你在任何方面都比我强啊,况且我才不想做什么黑手党。”

“你继承了最纯正的天空之焰,这是我所不具备而你始终拥有的。”

言纲说着抬起右手。纲吉看到戴在他中指的那枚戒指,做工精细,蓝色的宝石上雕刻着彭格列家族的徽章——欧式缠枝纹环绕着的贝壳,其上是象征首领之位的皇冠,一看便知价值不菲。他以前只听说这是首领的标志,并不知其意义所在。

“我的火焰还不够,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用火焰点燃它。大概只有纯正的火焰才能激发出这大空指环真正的力量,”他注视着大空指环,眼里闪过一丝不甘。

纲吉默默地伸手,握住了言纲在眼前张开的右手,移到自己胸前。

“那有什么关系,以后我们都在一起了不是吗?”

“纲吉。”感受着对方手掌柔软的温度,言纲反握住了那只手:

“我不会再离开你了。”他说。

 


评论
热度(24)
© 天空的遗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