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专精家教2727文
长篇巨长 短篇也不会太短
贴吧ID也是这个
只更新完结的文章,所以不会有坑
每篇写完后都会做proofread,尽量抹杀错别字与bug
如果没有更新就是没在写
写完的文会一直连载到结束
偶尔分享自抓CD资源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16 (Finale)

16


黑色轿车驶离位于巴勒莫郊外的私人机场,往彭格列总部的宅邸进发。下午三点,天空阴沉沉的,降下零星的雨点,滴在黑车的外壳上汇为细流。街边不时掠过几家正在营业的商铺,红绿配色的各色装饰装点在门面和橱窗上,预示着不久后即将到来的重要节日;灰色地砖铺就的路面不一会儿便被罩上一层暗色的水迹,越来越密的雨滴也打湿了店门口开始装饰的圣诞树。

开车的黑发西西里人从外衣里取出一盒烟,恭敬地递给副驾驶位的家族二头目,后者对他摆摆手拒绝了,一双金红相间的冷漠眼眸照常看向窗外。

“戒了。”泽田言纲说。

“哦,对,我听说了,”司机略带歉意地说道:“你一个多月前伤到肺,现在还没好?”

“我还...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15

15


“你想怎么办?”黑衣顾问漫不经心地问着。他翘腿坐在诊室的椅子上,正在摆弄手里的烟斗,将烟草碎慢慢压进烟钵,丝毫没有注意办公桌对面一脸愁容的泽田纲吉。

彭格列家族将并盛医院的整个三层都包下来,只允许医务人员进出,并在医院周边建立了严密的安保措施,确保首领和其他家族高层的绝对安全。此时首领与顾问坐在空出来的医生办公室里,将处理家族事务的场所一并搬到这里——就在泽田言纲病房的隔壁,可以让他们随时掌握家族二头目的健康状况,被重重守卫包围的医院更是相对安全的地方。

泽田纲吉抬头望着认真处理烟斗的Reborn,一阵歉意不自觉地涌上心头,夏马尔用椅子砸他的那一下着实不轻,直到纲吉...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14(下)

“……我很喜欢那双眼睛。”泽田纲吉冷冷说道。


他站在二楼楼梯口的墙边,小心躲闪从一楼飞上来乱窜的子弹。身边的臧萨斯和斯库瓦罗举着枪试图找到机会反击。凭借更高的地形优势,以及开始照进客厅的微弱阳光,他们能清楚观察到楼下敌人的一举一动,而对方从下面却很难看清漆黑的二楼走廊,扫射无非是在浪费子弹。

“老大,让他们吃颗雷怎样?”臧萨斯的长发手下耐不住性子了,他们已经蹲在这里守了五分钟。

他们从后院悄悄摸进来,一路上看到几名家族打手的尸体,便觉不妙。阁楼唯一一扇窗户正对着后院,在斯佩德忙于拷打泽田言纲时,他们顺着消防梯爬到阁楼,然后从通往二楼的梯子轻手轻脚地下来。要不是手下一直按住...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14(上)

14


泽田言纲醒来发现自己身在一间熟悉的办公室。手脚仍像先前那样被紧紧绑在椅子上,但他感觉不到被勒紧的动脉的搏动,也感觉不到本应紊乱的心跳。在柔和的晨曦下,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早晨的阳光透过他正面的巨大落地窗照射进来——再熟悉不过的场景,还有窗前大办公桌后端坐的熟悉人影。

他回到了巴勒莫。回到了泽田纲吉所处的首领办公室。咖啡味在鼻尖流淌,白色文件纸整齐地落在桌边,晨光从泽田纲吉背后倾泻下,在桌面投上他倾斜的阴影。突然间纲吉冲他抬起头,他却没有看到本应出现的笑脸。

纲吉刻满悲痛的面庞依然美丽,斑驳的泪痕纵横其上,紧锁的眉头下一双褐色圆眼前所未见地充满愤恨,丧失血色的薄唇紧紧...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13.5

13.5


直到红色的车尾灯完全消失在远处的夜幕之中,泽田言纲才离开二楼卧室的窗户,随手将纱帘拉到覆盖住整块玻璃。他看了眼已经空无一人的床,床单的皱褶依稀组成一个模糊的人形,好像刚刚躺在床上的男人只是暂时离开,马上又会回来。但他知道那不可能。泽田纲吉被他亲手换上出行的装束,交到折返回来的Reborn手中,他哥哥安静的睡脸像少不更事的男孩,纯净,安详,毫无防备,而自己却残忍地欺骗他。

泽田言纲在床边坐下,伸手触碰纲吉躺过的那片区域。床单上余温尚存,是纲吉的体温,他哥哥为他留下的一件最美妙的礼物。他痴醉地放倒身体,压过那片慢慢冷却下来的温床,用脸颊摩挲着感受柔软织物上面残存的体温...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13

配合上章末尾一起食用更佳

================


13


泽田纲吉一觉醒来,马上就发觉不对劲。

首先气温出奇地低,他甚至能肯定自己是被冷醒的,暴露在空气里的脸庞冰凉,低温穿透身上覆盖的织物直达全身,连手心也暖和不到哪里去。他立即从躺倒的地方坐起,四周漆黑得宛如乡下夜晚的地窖,没有一丝光亮,让他瞬间联想到在巴勒莫受训时Reborn将他俩关在漆黑的密室,命令他们在规定时间内逃脱。

过了一会儿他发现自己是孤身一人。没有泽田言纲在他身边,也没有Reborn,迪诺,狱寺,山本,甚至臧萨斯和斯库瓦罗。他的爱人和他的朋友消失了——或者是他自己因为不明原因消失在他们中间?...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12(下)

听到家族另外两个头目认真讨论暗杀要领,泽田纲吉心里一阵翻搅,类似的对话令他想起Reborn给他俩上课时的情景,他不得不扣动扳机让六颗子弹准确无误地正中靶心,完成这个目标让他花费了大半天时间,而他一向优秀的弟弟则仿佛天生精通了这项技能,在两次尝试后便设法让一匣子弹穿过了靶心上的同一孔洞。

在顾问与言纲谈论敌人可能采取的方案时,其他成员也加入了讨论,而纲吉则任由自己的思绪飘走。对于暗杀这类事他没兴趣,也不想了解太多。

承接之前的回忆,他想起自己和言纲还是孩子的时候,每天在家族顾问的逼迫下接受训练——也许对言纲而言并不是逼迫,他弟弟似乎对这些事热情得过了头,虽然言纲表面上没有分毫表露,但纲吉很清...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12(上)

12


纪念活动直到傍晚才正式结束,迪诺送最后一名客人走出客房之后,纲吉舒展了一下身体走到窗边,轻松地看到早上排在家门外的一长串黑车已经不见了踪影。一整天的接待工作令他几乎哑掉了嗓子,除了不断重复那几句致谢的话,便是应付一些难缠的家族头目——西蒙家族的两位使者无疑要排在首位。刚打算下楼加入其他人时,客房的门在他身后发出响动。他以为会是迪诺,转过头来却看到泽田言纲疲惫不堪的脸。

他弟弟径直走到他身旁,抬手将窗帘死死拉上,只有微弱的余晖透过镂空窗纱照亮屋内。然后言纲冲他转过身,上下打量了一番后慢慢将他拥入怀中。纲吉把头抵在他肩膀,深深吸了口气,顿时,属于他弟弟的熟悉味道灌满鼻腔,...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11(下)

等到臧萨斯完全离开后,纲吉在他身后紧闭上*门,走到他弟*弟身前。泽田言纲抬头给了他一个忿忿的眼神,双眼背后仿佛真*实燃*烧着烈火,火舌舔噬虹膜烙上灼灼金红。纲吉不安地吞咽了一下,低低地开口对他说:


“他是无辜的,言。”


言纲冷笑一下,“无辜?我猜等西蒙家族的人来了,你也要告诉我他们是无辜的。”


“确实有这个可能,”纲吉想了想说,随即他看到言纲的眼神愈发黯淡下来,便改了口:“但我们的目标实际上是戴蒙·斯佩德,除他以外的人,我都希望是无辜的才好,包括古里炎真。”


“啊,我不想再跟你争执这些,每次都是一样的结果。”言纲掐了掐紧蹙的眉心,垂下眼睑说:“也许斯佩德根...

[家教2727] 死角 Chapter 11(上)

11


上午的阳光依然温和,透过拉得严严实实的纱帘射进屋内,有略带凉意的清风从帘缝间吹入,撩拨起窗边人柔软的褐发。

泽田纲吉透过轻薄的窗帘向外看去,从二楼卧室的高度可以俯瞰露天的前院和房子周围的景象,院前的铁栅栏外整齐地停着一排黑车,像被精心摆放的模型般一丝不苟,车队排得很长,看不到头也望不到尾,每辆车边都站有一两名身着黑衣的保镖,他看出还有些是警察,也打扮得与家族打手没两样。邻里一片寂静,就连出来遛狗的人都没有,他怀疑是家族的另两位大头目找人将这一片社区戒严了,心里对邻居抱有愧疚的同时又不得不赞赏家族顾问的周全考虑。

他从窗边离开,看了一眼腕表,离纪念活动开始还剩十五分钟...

1 2 3 4 5
© 天空的遗羽 | Powered by LOFTER